国企改革呼声高涨, 各种主张反映不同立场。但是, 国有企业应该如何处置, 才能更有利于国家和人民呢?国有企业私有化在国外早有先例。私有化有英式私有化、日式私有化、俄式私有化。
       私有化并非没有风险和失败的教训。国有企业私有化需要哪些程序?英美法治和职业经理人文化对国企改革方向至关重要吗?华夏时报记者再次采访世界银行报告作者之一、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研究所副所长张文奎, 请他作深入分析阐述关于上述问题。秘方:产权文明, 治理商业化 《华夏时报》: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名誉会长高尚全近日对媒体表示, 国企改革最重要的任务是向市场化转型和转型升级。持股, 也就是引入一些私人资本, 是资本的社会化, 而不仅仅是所谓的私有化。你怎么看?张文奎:我上次采访时讲过, 国有企业的根本出路在于私有化。躲闪是鸵鸟心态, 是缺乏勇气的表现。我曾经说过, 国企摆脱不了周期性规律, 必然会像改革开放以来的第一个周期一样, 从黄金时代滑到白银时代、青铜时代、黑铁时代。如果不通过私有化改革打破这个周期性规律, 最终国家将不得不分配大量公共资源来帮助国有部门。因此, 私有化不是可有可无的装饰, 而是实实在在的中的平衡增长引擎。我说的私有化不仅仅是国家所有权向非国有投资者的转移, 它有两层含义:一是所有权的转移, 二是公司治理的转变。很多人只关注第一点, 而忽略了第二点。几年前, 通过大量的数据分析和实地调研, 我发现很多国企私有化后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新。相反, 一些企业在私有化后陷入了困境, 甚至陷入了某种糟糕的境地。这种情况, 如果仔细探究, 这些企业实现了所有权的转移, 却没有实现公司治理的转变。公司治理转型意味着什么?即随着股权结构的变化, 过去由行政化、形式化、内部人控制、内部人共享的公司治理结构, 应向商业化、实质化、基本透明和制衡的公司​​治理结构转变。这一转变能否顺利实现, 是国企产权改革的核心问题之一。很大的不确定性。股权转让前后的公司治理可能面临不同的实际问题。在股权转让之前, 可能存在内部控制、激励不足等委托代理问题, 或者政府与企业界限不清等问题。股权转让后, 可能是大股东滥用控制权、资产转让、践踏员工合法权益、争夺控制权再分配等。有经营能力的人能否稳定行使经营权的问题。中国大规模和不完全的私有化造成的混合所有制增加了问题的复杂性。此外, 有计划的、渐进的私有化, 不排除分阶段保留部分重要大型企业的国有股, 形成所有权多元化的格局, 以及出售国有企业和转让国有企业的收入。股份也可以部分保留用于投资。基金的形式重新制定了投资组合。因此, 我主张在私有化过程中, 可以有一个以资本回报为核心、去中心化、流动性强的国有资产组合。这种现代化的国有资产组合可用于加强社会保障体系。这些问题都需要认真对待。解决这些问题是私有化的一大挑战, 私有化要想成功, 就必须解决这个问题。所以, 我对中国国企改革的药方就是两句话:产权文明, 治理商品化。方法:国有股批量出售,

上市后持续减持。 《华夏时报》:前期国企改革中的种种乱象和俄罗斯的做法导致产业寡头的出现, 让很多中国人担心所谓的全民利益共享是正义的一种幻想而不是最好的政策。国企私有化必然使它们落入原高管家族和官僚精英手中, 裙带资本主义必然盛行。私有化会陷入中国的困境吗?张文奎:这样的担忧是可以理解的。但不应将俄罗斯的特殊性视为普遍事物。东欧其他一些国家的私有化情况并非如此, 一些国家的私有化已经相当成功了, 为什么我们不看那些国家, 而一直在谈论俄罗斯呢?俄罗斯采用了将认股权证私有化的方法。当时很多专家反对, 认为会出大问题, 果然不出所料。所以我认为中国的国有企业私有化不能像俄罗斯的国有资产全民共享的方式。这种方法听起来很吸引人, 但实际上, 它更容易导致不合理和不光彩的财富。集中注意力的方法。
       大量经验证明, 最好是批量出让或先上市, 然后不断减持国有股。而且, 俄罗斯在极短的时间内进行了大爆炸式的改革, 甚至比中国的运动还要活跃, 侵占国有资产和掠夺财富在所难免。俄罗斯私有化的另一个教训是, 包含巨额垄断租金和资源租金的国有企业, 无论是明确的还是隐含的, 都应该非常谨慎地进行私有化。这些企业的私有化应形成竞争性的市场结构并加以淘汰。然后可以进行租赁, 或者至少在经过严格的竞争过程之后可以进行私有化, 并对一些需要监管的行业进行严格监管。否则, 私有化的参与者只会为巨大的显性和隐性租金而来, 这可能是国家经济发展的灾难。个人认为, 有一定垄断租金的国企如果要私有化, 最好先上市, 然后继续减持国有股, 防止出现私人控股股东, 因为上市公司股份相对分散的情况, 可能是同类企业比较理想的私有化路径。当然这也它可能导致另一种公司治理问题, 但相对而言, 有办法处理分散股份的公司治理问题。俄罗斯私有化运动中的寡头, 基本都处于垄断地租和资源地租的行业。在世界银行的报告中, 我们也强调要消除垄断, 构建竞争性市场结构, 营造公平竞争环境。其实就是为了防止寡头的出现。无论是私人寡头还是公共寡头, 都会损害经济。效率, 我们国家虽然没有像俄罗斯那样私有化的寡头, 但也有很多国有寡头, 比私有寡头好多少, 谁也说不准。综上所述, 中国国有企业的私有化应避免采取一人分享一股的方式, 而应采取国有股大量出售或上市后持续减持的方式。限制政府行为, 防止官员借机发财。
       主动而不是动摇 《华夏时报》:英美为何可行?难道是因为英美有着数百年的法治和职业经理人文化?撒切尔夫人的低成本改革之路是如何成功的?张文奎:的确, 从1980年代开始, 除了转型国家的私有化, 一些曾经有很多国有企业的成熟市场经济国家也实施了私有化。所以总的来说, 世界各地的私有化有足够的经验教训, 我们可以做得更好。英国、法国、奥地利、意大利、日本、韩国等国家房屋私有化总体上符合预期。
       这些国家的私有化可以避免重大的负面影响。当然, 这与健全的法律制度和职业经理人文化有很大关系。但更重要的是, 它们的私有化是基于明确的政治意愿、明确的实施计划和明确的时间表。这将防止运动、横向滚动和黑匣子操作。我觉得中国国企产权改革最大的隐患是, 他们平时比较隐秘, 急于选路。这种做法不能正派, 当然也容易出问题。所以我强调中国应该主动私有化而不是被动私有化, 中国应该实行时间表私有化而不是动摇私有化。如果这样的私有化实施起来, 不仅有利于打造一个崭新的、充满活力的、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企业板块, 而且有利于形成真正惠及老百姓的现代化国有资产组合, 有利于实现国有资产的顺利实现。社会转型。只要这样的私有化方案能够以正派的方式制定和实施, 而且这样的私有化方案向老百姓解释清楚, 相信老百姓都会支持的。民营企业具备改制改造国企能力 《华夏时报》:回顾中国当代经济史, 可以看到,

半个世纪前,

中国台湾地区也经历了一场关于改革路径选择的大辩论。经过几年的争论, 台湾党政领导人和社会精英终于达成了普遍共识。积极培育民营企业成为台湾经济发展的主轴, 造就了台湾的繁荣昌盛。中国台湾的实践证明, 调整而不是限制, 释放而不是阻碍, 让民营经济自由发展, 让其能量发挥出来, 将惠及整个经济, 增加国民收入。中国大陆会有这样的改革成果吗?张文奎:对。民营企业的发展壮大, 不仅有利于市场机制的形成和国民经济的持续增长, 也有利于国有企业的改革。俄罗斯仓促实施了国有资产平分于老百姓的私有化方式。世界上一些著名学者, 如杰拉德·罗兰等认为, 使私有化进程不可逆转, 可能是出于强烈的政治意图, 因为当时俄罗斯并没有强大的私营部门可以接管。国有企业以市场化方式进行有偿转让。等待这样一个私营部门的出现需要很长时间。俄罗斯当时的国内形势不允许长时间等待。在这漫长的等待中, 私有化进程和整个国家的转型很可能发生重大逆转。因此, 国有资产私有化成为现实的政治选择。幸运的是, 中国过去三十年的转型过程是可控的。在国有部门自身不断进行重组的同时, 也出现了一个充满活力和强大的私营部门, 尽管它存在很多问题, 也曾多次受到批评。民间资本也很强大。中国民营企业现在已经具备了一定的走出去、整合全球资源的能力。当然, 我们不应该怀疑它对国有部门进行重组和改造的能力。我当然需要重申, 在重视国有产权转让的同时, 要高度重视公司治理结构的转变和私营部门的监管。在世界银行关于企业部门结构性改革的报告中, 我们也讨论了遏制政府产业干预以促进私营企业增长等问题, 我们希望这些建议能够得到采纳和落实。国有企业私有化最好有3000天计划。 《华夏时报》:国有企业私有化需要经过哪些必要程序?李荣荣认为,

国有企业在私有化之前, 应该修好法律法规的高速公路。社会上有人认为, 世界银行报告提出的到2030年的国有企业改革计划, 实际上是一个6000天的私有化计划。在您看来, 国有经济必须走什么样的道路才能真正成为全民所有制?张文魁:毫无疑问, 健全的规则和严格的程序是健康推进国有企业私有化的重要条件。修法律法规的高速公路是个好主意。然而, 建设这条高速公路不能永远停止。事实上, 在上一轮国企产权改革中, 无论是中央还是地方, 都基本形成了这样一条高速公路的骨架, 铺设了很多路段。规范国有企业产权改革的法律法规。事实上, 他是修建这条高速公路的优秀工程师。当时, 很多私有化的汽车已经上路了。总的来看, 监管越来越严, 违规和交通事故基本是可能的。控制。有两件事迫切需要做。一是迅速解除路控, 立即开放入口;另一种是快速铺设未完工的路段。否则, 国企改革将继续拖下去, 国有资产可能再次腐烂。因此, 国有企业的私有化必须有一个时间表。虽然我们提出了到2030年的改革方案, 但在我看来, 这些改革是紧迫的, 应该而且可以在2020年前后完成。实际上, 在2002年的中共十六届三中全会上, 2020年建立和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目标, 国有企业改革的目标当然要在这个时期内实现,

否则庞大的国有部门的存在必然成为建立和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障碍。完善市场经济体制。所以国企产权改革不需要拖到2030年。所以, 我希望国企私有化有3000天的计划, 而不是6000天的计划。 .